张玉虎印集(第四十八期)闲章类-篆刻张玉虎
怎样用印(上)
张玉虎

篆刻亦谓之治印,此种文化艺术样式源远流长,水深浪阔。据考,它滥觞于春秋,雏形于战国,秦汉应用渐趋宽泛,潘长甬隋唐宋时期继之发展延伸,元明清时期已臻成熟繁荣,名家辈出,印章精美,且已运作于书画领域关雎凤仪。建国后茱莉亚文斯,诗书画印,古为今用,赋予了时代新意,然十年文革之浩劫,使不少珍藏品毁于一旦,实为痛惜。在弘扬传统文化,保护文物,振奋民族精神的今天,已出现“故纸硬黄临晋帖,矮笺碧匀写唐诗。挥毫泼墨展书画,题款钤印赞盛世”的异彩纷呈之象,篆刻镌艺颇受人们青睐,特别是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不唯专事此业的方家迭起,而且学书作画治印的普通人群也蔚然成风,有鉴于斯。我谨结合个人的学习和创作,拟以怎样用印为话题,分两大层面谈述如次:

一、篆刻的类型、形象及其用法
要用对印,先须明确印章的种类、样式,不同的称谓章及其形状,有不同的用法。一般习惯分为名章和闲章:名章,以篆刻人名、职分名为主体的印章。可只姓入印,可仅名或表字入印,或兼有姓名入印者。另有以笔名、别号、书斋名入印,别号以特有的地名见称,书斋名以励志期许见长xlwb。总之名章日常应用较广,表示某诗文,某绘画、某宗事确系本人所为,故而钤章以证明之,如此印章常又称之谓凭信印,即“失其所凭依,信不可欤”之意。为了便于记忆,再以较通俗的韵文表述如下:“名章篆名姓,往往以凭证。或刻一姓氏最萌同居关系,或刻本人名。姓名齐联缀,更显其庄重。表字释名义,号居地形胜。斋馆堂轩阁,名实自贯通。”

闲章,以篆刻诗文名句为主体的印章。其样式绚丽多姿,而内涵十分丰赡,皆随书画者、篆刻者的际遇、走向、学识、爱好、情趣不同而表述于整个印坛。如我国现当代著名画家齐白石有闲章“中国长沙湘潭人也”、“寻常百姓人家”、“星塘白屋不出公卿”、“吾幼挂书牛角”、“木人”、“鲁班门下”、“要知天道酬勤”、“一代精神属花草”、“门外人”、“不成画”、“浮名过实”等等,一一交代了他的籍贯、身世、生在寒家,少年曾牧牛读书,长大后又学了木匠,但下苦功习画刻章,并寄情于他擅长的花草虫鸟之属,终成为一代名家,却仍虚怀若谷地审视检点自己的作品。同样张大千也出身寒门,他也用了“乞食人间尚未归”、“苦瓜滋味”的闲章以述身世朱樱樱,且激动不懈地进取。画家李可染以“废画三千”、“千卷一易”、“白发学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等闲章,表明自己矢志不渝,上下求索,谦恭自律和献身艺术事业的宝贵品格。

画家傅抱石刻有“印痴”、“抱石斋”、“往往酒后”的闲章,见出对前代大画家石涛的敬佩,且愿以石的坚毅来修养自己的个性和他嗜好得意后的神来之笔。更有趣的是明代书画家祝允明,号枝山,因其右手生出六指,便以“枝山道人”的闲章。清代画家高凤翰,因风湿症使右臂致残,便刻下“丁巳残人”、“两园左笔”、“左军司马”的闲章齐尔德。汪世贞一目失明后财智国际大厦,用了“尚留一目看梅花”的闲章。周雯霞也一样因故取了“一目了然”的闲章。上三四位,极其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他们敢于正视现实、忠于专职、且幽默诙谐地高士雅风。
如从清代郑板桥的“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青藤门下走马牛”、“七品官耳”诸闲章中,表露出宦海维艰的社会现状和怀才不遇的仕人心旌。从吴昌硕的“画奴”、“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诸闲章中,见出他晚年学画而做官仅一个月的苦难历程。东晋的陶渊明四十一岁时,在亲友的劝告下,到彭泽县当了县令,他“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于是上任仅八十天,其中的忧愤之情,溢于语言之外。还有清初名画家朱耷,原为明朝宁王朱权的后裔,明亡后一度为僧,又当了道士,他刻闲章曰“雪个”“个山”、“八大山人”等,所画花鸟之属,每作“白眼向人”状,整个画面的冷寂,题诗的隐晦,再钤上那恰似“哭之”或“笑之”的“八大山人”之印,更加浓了画幅的无奈之感陈淑婉,深深寄寓着他的家国之痛,因此在用印和鉴赏的时候,应看到这一语言和笔法修辞现象。最后,看一段古人笔记,它道出了篆刻用印者应有的文化自觉和对知识积累的考量。明代徐官在《古今印史》中说“文衡山庚寅生,刻印曰‘惟庚寅吾以降’。此句出《楚辞》,后辈有效之者改曰‘惟甲子吾以降’,殊可为笑”。文衡山,即明代书法家文徽明,号为衡山居士,他出生的那天,正和大诗人屈原庚寅日相合。《楚辞·离骚》开篇道:“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意即:“我是高阳氏古帝颛顼的直系后代,我已去世父亲名叫伯庸。岁星在寅年那一年的正月,庚寅日我降生了”。文徽明如此用印,显得珠联璧合,巧妙而文雅刘梓豪,而那位摹效者竟用得不伦不类,自为人们常说的刻鹄类鹜,犹谓小失,画虎成犬,贻笑大方了,此教训值得汲取。同样为便于记忆,仍以较通俗的韵文表述闲章如下:“闲章切莫等闲看,其状难由文字传。家世处境并遭际,甚或肢体受伤残。坚定理念梦成真,不朽事业德功言。兴趣爱好与擅长,直陈白描又蕴涵。经典名句可选取,如谜寄语任你猜。喜悦激愤总抒发,游目聘怀念未来”。

关于印章的形状、大小要视所钤印的具体书画作品和书画作品上的位置而定,一般说来,名章多用方形,也有用圆形的,而闲章状态各异,有方有圆,有矩形、椭圆、不规则形状等等。印章上的文字谓之印文。它分为阳文和阴文两种,前者又名朱文,后者又名白文,如图①、图②所示。也有朱白文同印较少,如图③。印章上的字体,常用篆体的小篆,也有用大篆的,即沿字体流变的甲骨文、金文和和籀文。用楷体、隶体、行草者较少,但偶尔仿用东汉蔡邕八分书和三国皇象的章草,也会使相应的书画作品增色添彩不少。无论何种字体,均随治印者的手法、功力,而呈现出不同的风格,或“大江东去”的豪放,或“晓风残月”的婉约,或古朴端庄,或清雅秀丽,亦或趋时新锐,而每一位篆刻者,也可运用多种手法,溢显出别样的风格,遇到钤印时,可从中挑选出与书画作品相一致的印章,从而交互相应成趣,甚或可达画龙点睛之妙

再讲具体的钤印。在书画题写落款处,依章法所需,有钤一方印的,有钤两方印的,钤一方印者,一般为姓或名,或姓名全称的,见图③④⑤所示。钤两方印者,要注重二者的搭配,一般阳文在上,阴文在下(也有阴文在上,阳文在下者。主要视印章、朱白颜色轻重而定),圆形在上,方形在下,皆取我国文化传统中的上轻下重,天圆地方之说。印章应钤在题款下隔一两字的的位置上,钤两方印者,中间留隔有一方印的空白天罗子,如此看来可使人赏心悦目,即美学上所称赞的黄金分割之恰切。另外所钤印章的形态,一般要略小于书画题款
的字形,若大了有喧宾夺主之嫌姜妍整容前后,也不可过小了,否则便觉得猥屑,有伤书画的大雅。书画作品也有不钤印的,很少。当今作品用印已成时尚和风气。但不可钤印过多,不视位置滥钤龚民,给人以臃肿庞杂之感,所以小小的印章,决不可小视,它深深蕴含着我国传统儒文化的要道,适中而恰到好处,平正则不偏不倚,以少胜多,妙在点化:“过兼不及总非中,离却平常不是庸。二字莫将等闲看,只斯为道用无穷”mk仔。此诗为南宋大学者朱熹在总结概括儒学的有关哲理,而用在钤印上也无不为精辟的通感之见魍魉丸。下面通过观赏几幅有代表性的书画作品,重在看钤印的最佳去处:

如现代著名画家徐悲鸿的《夜郎景色》,于画面空白处的右上角自右至左题识为“夜郎景色”、“悲鸿”后,钤印一篆体字白文“徐”,其行文与印章均简而明地只此一提,让观赏者迅急从天幕上移目整个画幅的远山之影、近山之形,而驴人的羁旅愁思自可以想象,见图⑥所示。

清初名画家华嵒的《桐阴秋畅》,于画面左上部空白处,自上至下竖着题识“桐阴秋畅”、“甲戌春正月新罗山人写于解弢馆”后,钤有两章,上为白文的姓名,下为朱文的表字秋岳。标题揭示了主题,桐叶若盖下,一老者读罢静坐,一书童取书前来。画中两树、两人,与两方印章红绿依衬,相得益彰,见图⑦所示。
现代名画家于非闇的《瓜瓞连绵》,于画幅左上部空白处,自上而下题识“乙酉秋七月阴雨连绵、豁然晴朗、喜而作此” ,非闇后钤一表字“于照”章,而于画幅的右下角齐边钤一“壮夫不为”的闲章,正是雨霁开晴,所以瓜实、叶片连同上飞的游蝶才如此般的鲜美,使人可想到《诗·大雅·绵》中所描状的“绵绵瓜瓞,民之初生”的兴旺气象残夫惹娇妻。“壮夫不为”的压角印,顾名思义其形式可知猛鬼医院,但这四个字内容又惹人凝思:谦谨乎,抑或胸有块垒乎?闲章并非悠闲呀,见图⑧所示。

当代画家谢稚柳的《红叶翠鸟》梁荣彩,画右题识为赠送友人的礼称位面淘宝,署名后钤有其姓的朱印和其名的白印,右下角为“迟燕草堂”的斋名印。画中横斜一树枝,上方站一翠绿之鸟,下方为飘动的几片红叶,整幅画空白处较多,给人以思维驰聘的广阔空间,而两处的印章为呈对角线的小小深红点,不仅搭配谐调了色泽,而且牵动观赏者的积极思考,见图⑨所示。

现代名画家溥儒的《秋声送夕阳》,画上部题为一首七绝:“江树青红江草黄,好山不断楚天长。云中楼观无人住,只有秋声送夕阳”。署名“溥儒”后钤有“溥儒”名和“秋巢客”的别号,而其诗第二字的右旁,钤一“旧王孙”的别号,此印又称起首印或引首章,为椭圆形,它起着提挈引领作用,诗与画凄清幽静的格调,与旧王孙的心态何其相似奈尔,见图⑩所示。
代著名画家方济众的《双鹿》,题识曰:“好景无处不登临,濑田保二先生雅正,一九八五年四月三日,济众于京都”,后钤印“方济众印”的姓名章,画的右下部钤印“王守清收藏印”,收藏印供鉴赏、审定、收藏之用,篆刻为细朱文,呈圆形,此又是印章的一重大类型,用印者自当知晓,见图⑾所示。

现代名画家黄宾虹的《天台初步图》,画幅右上题识曰:“东崖为九华山上天台的初步,崔巍嶻嶫,独耸千仞。余登山椒,写其大致,宾虹”,后钤“黄质之印”白文章。他名质,字朴存,一号宾虹,而左下角的方形朱文“熊式一鉴定、长形小章白文‘云衣楼’”,右下角的方形白文“逸斋秘笈”,均为珍藏印,见出此画的不菲价值,见图12所示。
现代名画家陈半丁的《露掌清辉散玉盘》,画左空白处题两句诗曰:“琼兰碧落吹瑶海,露掌清辉散玉盘”后题“年老矣”方形白文和“半丁画记”方形白文,而起首印为椭圆形的“千秋老衲”,右下角的压脚印为“清风高节是家传”,左上与下右遥相呼应,这既是对画中的玉兰,也是对作者和作者所敬仰人格的颂扬,见图13所示。
下面再欣赏钤印于画幅上的要位钱莹微博,从而使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的点化之妙例:齐白石的《雏鸡》,题识后钤“借山翁”的别号,而未钤在左下角,左下角也再无他印,因画上的这些雏鸡正向着同一方向跃跃前去,似主人在呼唤或老母鸡为它们找到了佳肴,一种生命的力量,势不可挡。如左下角钤上印,似设下阻遏之力,而右角的钤印正在驱动着它们,在成长,在发展。齐白石的又一幅国画,题诗曰《蛙声十里出山泉》“老舍仁兄见教画九十一白石”,后钤盖两方小章,整个画面是一曲滚动的清流,水流只漂游着五六只小蝌蚪,哪来的蛙声呢?审视右下角两方红红的印章,顿然使人启悟:这些小蝌蚪,似长出了后肢,它们在变态中而将为成体,也许前后有成体在叫,因而生生不已,十里蛙声不绝。此印章钤出了有声的画和凝固的音乐。最后,再欣赏张大千的《蕃女醉舞图》,画中为一持酒杯,着民族服饰上网少女,画上方自右向左竖题着“茸茸貂帽遮眉秀,白粉故衫拖窄裙……”激情洋溢的长诗,后钤两方印章,又在画幅右下角钤一方印,将左右印章的对角线连贯在一起,就如同按响了调控板似的,看见主人舞动起来,钤印竟能神奇般的幻化。

更新日期: 2018年08月18日
文章链接: 10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