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出身问题成终身遗憾 知青下乡清纯爱情-付春兵频道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谭全民

核心提示:离开小芳,我徘徊在护城河畔的树荫里,细细的想了过去。小芳,当年我不该失去她。可那些年我为什么没有这个胆?我为什么不去拚命追求?我不是死气白赖。如果当初我不放弃,那一定成功了福星嫁到。然而在曲折面前我最无法逾越的就是:出身!
小芳来信了…我就把她叫小芳吧。
她说她父母嫌我脸色黄,可能身体不好,再加上我父亲是国民党的军官,我们不能再继续恋爱下去了。
我疯子一样奔到沟边这无人的地方。只有在这里我才敢流泪,才敢发出男人的哭喊。我站在沟边那颗大槐树下,拿信的手在抖动,我努力想抑制它,但此时我的神经已控制不了这种抖动,那抖动的信纸上开始摔碎我的泪珠,我内心里搅动得难忍难受壹支付。风从沟壑中刮起,在崖壁树丛间穿过,发出阵阵抽泣般的哭诉。我真的爱小芳,我己经离不开小芳,决心用一辈子的努力报荅她的善良和温存。她真的不要我了?看着伩纸上熟悉的字体,这不是梦幻。突然,我想从这棵树下翻进那道空无人迹的深沟。
看看己夕阳斜照,只好拖着两条绵软无力的腿,我向回走。那塬上翠绿的庄稼和点缀其间的如伞盖般的树木在夕阳中光彩斑斓,却一点也不让我心旷神贻。走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金泽男,耳边不时响起干妈给我的嘱咐:“她是你们知青里难得的女人,黄河能探到底人心探不到底,她对你心尽了,你不能忘了她。”其实村里许多人都说干妈想把他的女儿嫁给我。但干妈始终没有说出口。看到小芳对我的情深意长,我不知干妈是怎样想的,但干妈嘱咐我:不要忘了她。
推开窑洞的门,我连鞋也没脱无力的躺在炕上,跳蚤在我脸旁的炕席上蹦高,我己经没有心思去管了。我懒洋洋的一伸手,炕头那只碗被我碰翻,摔在窰洞的土地上,碎了!我歪头看着地上的碎片,心里一阵慌乱。那是我们缘分相连的碗。我们一个队几个知青在一个灶上吃饭,有时几个队的知青在一起吃热闹。在那缺油少菜的时代,小芳很偏我,她是做饭的里手,每次吃面条时,都用筷子挖一块大油塞到我的碗底,别的知青那是没有的。害得我端起碗就要去院子里吃,免得被别的知青看见漂起来的油花花。如今这只碗碎了,和我此时的心一样分崩离析。而我和小芳的往事记忆,她的一颦一笑却在脑中清晰浮现……
那天,我从地里回来,刚绕过堆着麦秸的场院,兰天下,微风中,一个苗条女子的红衣长发在场畔扬动。我看清了,那是小芳,她正躬身从窖里向上打水。这山里的窖没有辘轳,要靠手把水桶提上来,她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会有危险褚一斌。我赶忙上前,和着她,四只手提起了那桶水。我说:你等我回来再提水嘛。她一边捡去漂浮在水桶里的麦草,一边说:“你从地里回来就累了”。我眼泪差一点滚落出来,担起两桶水,拉着小芳,走出了场院。一路上,下了工的社员三五成群,她却旁若无人,拿着手绢轻轻给我擦汗。社员们羡慕的眼光都投在我的脸上。我很幸福。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锄地回来我加快步伐向窰洞里走去,想看看她在做什么,推开门,一阵怡人凉气扑面,小芳正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我把农具靠在墙上。听见动静,她转过头来把我上下打量,说:看你那裤腿都烂了,来给你缝缝。说着小芳向炕边一坐又拉过我让我坐到炕上,双手抱起我那条穿着很脏裤子的腿,揽到自己的怀里,缝了起来。我的腿搭在她的双腿上,我正好从侧面看着她,鸭蛋样漂亮的面庞,她低着头那轻垂的头发。我的灵魂几乎要被她溶化了谁说穿越好。
那次,去外调材料我夜宿深山,几日不归,当我归心似箭一步跨进我的窰洞,那里面空无一人昧宠,他们都下地去了。我只看见,我的被子洗的干干净净,缝得整整齐齐。我知道那是小芳。我开始满村里找她。走下她住的院子,她的窰门开着,阳光照射在她身上,象女神一样光鲜。她站在门里,正用牙咬住一根扎在鞋里的针往外拔,那鞋是我母亲给我作的,如今己穿破了。那鞋连着针就贴在她的腮上降哥。她是在给我补鞋,那咬着针的嘴里渗出了血…
我感冒了福建浔兴吧,无力的躺在炕上,侧耳静听她的脚步,盼望小芳的到来。大门“吱”一声被推开了,熟悉的脚步声急匆匆走了下来。小芳一步跨进我住的那孔窰洞,气喘吁吁的说:跑了十几家子都没有红糖,这是人家社娃媳妇给自己存下月经不好时用的,都存了二年了。一边说一边给我熬上红糖姜汤,然后轻轻坐在我身旁擦着我捂出来的汗。接着拿起我脱下的袜子,补那后跟上的洞。我鼻子酸了史旭霞,为了不让她看见我噙满泪水的眼睛,我转过头,摆弄着被子角。这时我盖着两条被子,为的是要发汗。一条是我的,一条是小芳的。
在那山村幽静的小路上,我和她和着节拍悠悠漫步;我和她扛着锄头看着对方脸上的汗珠会意的微笑;我和她在漆黑的旷野冒着瓢泼大雨向回奔跑;我和她在粮站里,她缠着保管说话,我趁机偷走缸里凝固成块的菜油;我和她在一眼望不到头的石子路上疲惫的行走,想拦一辆过路的汽车,却没一辆停下。我发誓将来要开汽车,她说,我信你。
那次我回到西安,我说:小芳,我想去看望你父母。她说,行。明天下午新城广场见,我领你去。第二天见面时,她自己买好了礼物,然后一把将礼物塞到我手中,说:就把这些东西给俺妈拿去。我说杨汉秀,这不行,是你买的我怎么能······。我把东西塞给小芳。她又塞给我。然后抱着我的胳膊不许我动。我犟不过她。当我们肩并肩走进小芳的家,第一眼就看见院里洗衣盆里泡着我那件脏了的海魂衫。插队的村子缺水,她把我的衣服拿回西安洗了。我心里的感动难以言表。温暖涌动着。这时小芳的母亲迎出来说:“来就来呗,以后不要买东西,自己又不挣钱。”我确实是很骄傲的说:阿姨,这是我孝敬您的!
我几百次的感谢苍天,在上山下乡的日子里,把这样一个女人送到我的身边。
……
入夜,黛色的天空月落星稀。我从屋里出来,走上我和小芳无数次踏过的田间,心空落落的,英雄联盟曙光女神出装就象那无底的沟壑。天空中几只晚归的鸟,因为失去了方向,找不到巢穴,在焦急的上下翻飞苦苦鸣叫。没有了她的今晚我颓坐在窰背上那颗杏树下,心里酸得如同掉在树下的青杏。
大约是一年前,我和小芳一起被推荐当工人,我们兴奋地期侍明天、期待幸福、期待我们未来的日子。可是因为父亲是国民党军官,我被打了回来。她被招工走了。有人在我的伤口撒盐,说武道球魂,棒打鸳鸯两分飞。而我不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给她写了一首《蝶恋花》表示我的心:
“潇潇春雨点杨柳,
草禾深情,怎奈此行久。
相顾凝眸还牵手,
似诉人走心未走。
静月夜共指星斗,
山盟海誓,相期二年后。
理想命运定终身,革命路途洒风流。”
今天怎么会这样呢?这样好的她,这样爱的意,难道就要这样戛然而止?我不愿问为什么劝世贤言,我不想听为什么。老天你太不公平了!於崩溃的精神中,我百无聊赖地向远处扔出一个青杏。回到窑中,我自虐的大叫:大丈夫只愁功名不成何患无妻!这是我父亲常给我说的。真的眷恋和虚妄的自尊在撕裂我。我写着,向着西安的方向含泪告别:
“将泪咽,
翘首长安月己缺。
月已缺,深情未尽,摧人胆裂。
三年梁园相思血,
此生莫忘旧时月。
旧时月,不敢对影,花落季节。”
我不知该怎么给她回信,那一夜,我分外孤独,靠着墙昏睡过去,天明醒来,那一灯油己经耗尽。我披上烂棉袄,开始了第一天没有她支撑的农村生活。
一个月后,当我接到小芳的第二封信时,她告诉我,把我保存的她的照片毁掉,来往信件烧掉。她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我神不守舍,什么也安慰不了我,我不知怎样捱过了三百六十五天,终于拿着一纸通知,和全县几十名地、富、反、坏、右、国民党残渣余孽的子女,一起来到西安--这座水泥和砖堆砌的城市。当了一名自以为能“领导一切”的工人。当工人那年我二十五岁,但我憔悴了。厂里人看见我就说:怎么把老汉给咱招来了。不招人爱的我,除了每月二十元的工资,能常看个电影洗个澡外,我没有爱情,没有高兴。一次,我偶然经过车间办公室门外,听见里面开会评先进,念到我的名子时,有人喊:那是阶级敌人的子女!我感到自己一无所有、一无是处,我被所有的人遗弃在这冰凉的水泥建筑中。我恨透了这个世界!
那天,我慵懒地坐在车间里,无聊的看着窗外的白杨树莫七七。“嘿,发呆呀,给你信。”车间事务员的喊声让我回过神来。
小芳来信了!我急不可待的拆开:“…你胃不好,给你作了个肚兜,又给你绣了一个枕头,让人给你带去…”。我发呆。她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更不知我当时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恨小芳,也许是我真的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革命者,没有七情六欲的红色战士。你们想象不到当时我有多么混蛋!我竟给她回信说:“让我们把心思用在革命上,少些资产阶级情调”。
为此,如今的我肠子都悔青了。那个时代呀!给我的就是这猪脑子!我是怎样的伤害了她!
在这些年里我和小芳先后成家。她的婚礼我没有去,我的婚礼她没有来。
我流浪在西安的马路上,我掠过鼻尖看所有的路人,我始终认为我超群不凡,能干大事。然而“阶级敌人的子女”这样恶毒的话,社会的冰冷、敌意,在我进取有为的心里放血,直到折磨得我浑身是病,骨瘦如柴,不得不放弃了一切,只要求保住一条小命。我毅然辞去了公职--那是我在插队时梦寐以求的天堂,如今我却弃之如敝屣。其间酸甜苦辣、百般折磨受辱、一言难尽,有心情时,我予约十万字倾吐。我己经在污泥浊水中淹死了,保命,苟延残喘是唯一生活的形式。
辞去公职后,我东敲西打,没干成一个象样的营生。开着一个三轮小面包混饭吃。
有年清明,小芳打电话给我,说她想去上坟,挺远的,让我用车把她送送。一路上我们俩看着初春到处飘动的绿枝,心情很是舒畅。春风吹进车窗,我说:小芳,你还是那么美。她却低着头对我说:“那天我看见你了,在大街上,你爱人挽着你的胳膊。我一直躲在一边看你们,我嫉妒风鸟花月,那个挽起你的胳膊的人原来应该是我。”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内心里如同打翻了的五味瓶。小芳并没有怨我恨我,她包容了我的无理b神女友,以德报怨,心里还在想着我。小芳就是这样的女人,总让我觉得欠她许多。也因此给我的内心添了一丝温暖。不由让我想起上次,还是这辆车,坐满一车人,我拉着同学们去办事。只有小芳半蹲在我身后,不断按摩着我的肩膀,只有她的心里能感应到我开车的辛苦。
我们到了小芳父亲的坟前,她说:“我不想给他烧纸”。
“为啥?”
“当年是我爸不同意我们······”我知道,小芳在说给我听,想让我明白她的心。往者往矣,我没有怨恨。我只想用爱来弥补自己。我知道我该作什么。我走上前去点着她父亲坟前的腊烛,和小芳一起对着她父亲的墓碑恭恭敬敬行了三个礼。对父亲的爱要继续,因我弃爱更是不该。我看到小芳很高兴。我知道她也想让我这样作。过去的一切都释然了。
那段时间,她老公闹意见,她对我说:“以后你先不要来我家了。”
“为什么?”我大为诧异。小芳说,“等我跟老公关系合好了你再来,你多来会被别人误解你……,其实谁又能知道我们那个年代人的柏拉图式的爱......。”
那个年代的人,都会证明,什么叫柏拉图式的恋爱。
离开小芳,我徘徊在护城河畔的树荫里,细细的想了过去。小芳,当年我不该失去她。可那些年我为什么没有这个胆?我为什么不去拚命追求赫邵文?我不是死气白赖。如果当初我不放弃,那一定成功了。然而在曲折面前我最无法逾越的就是:出身!它让我少了自信,它让我缺了勇敢,它让我在夺爱的当口手腕发软。因此,我恨那个时代。那个时代剥夺了亿万人的尊严!
“这些天我一直平静不下来,回忆了许许多多的往事,但现在都晚了,只有让过去留在美好的记忆中了。……人生的无奈在于过去是不可挽回的,但我们能把它添加在今天的生活里,使我家你家都更幸福。对吧?”
小芳说得对,如今虽然“人成各,今非昨”,虽然人归他人,却也记在心中。在这知青生活的海洋里,那不是能打碎的记忆,永远无法抹去的情愫。小芳说得对,把这些幸福的记忆珍藏起来,生命只有继续没有回头。过去其实不必嗟叹,每个人都有刻骨铭心的记忆,愿它成为我们常常伴随的欢愉,不要成为懊悔,更不要成为痛苦。珍惜生命、珍惜爱、珍惜我、珍惜她,珍惜今天。阎妮一起在阳光下飞跃,我能看见她,她能看见我--远远的、远远的。
上山下乡让我有了小芳这样的知音,我相信小芳这样的女人并不多,在这浅薄浮躁的时代。因此我特别有幸,她给我的一生带来永远流淌的幸福感。
如今小芳生活的很幸福。她对我说,该给她老公插一面红旗,因为她老公表现得很体贴很关怀。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诗写得多好啊!小芳、我、知青生活、现如今每个人心中的记忆。但愿都像这首诗一样美好!
更新日期: 2018年11月16日
文章链接: 1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