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珩滔《再访王格庄》 【走进王格庄】‖-牟平区作家协会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严广圣题
再访王格庄
——烟台作家乡村振兴采风侧记

文/孙珩滔
非常巧合,刚好在十年前,也就是2008年,我来过王格庄。
那次是因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我走进了这里。
初入王格庄,其域内隔绝尘世的清幽静谧便震撼了自小在城市中长大的我。遂用卡片机拍摄了一张至今引以为豪的照片,取名——《阡陌》。

十年过去了,《阡陌》中的山水依然是我心中未了的梦。
貌似已经尘封。今天再从电脑里找出这张《阡陌》,细细赏析,依然清晰如昨,呈现在我面前的分明是一幅虽远犹近的巨型油画。
2008年11月,我们走进烟台市牟平区王格庄镇垛山杉浦杏奈。
犹如置身于绿色的海洋——白云悠悠,秋风瑟瑟汪良明,金黄的草浪浩浩荡荡地翻涌而来,又此起彼伏地飞奔而去。天边,是山峦旖旎的身影。
坡下有湖,一条条银亮的小河唱着清曲中百商务网,缓缓注入其中,上空偶有大雁和天鹅飞过。疑似置身江南水乡……
在地毯式的排查中,山腰发现石围子,瞬间令我们振奋。反复测量,各角度拍摄,用去了不少时间。
夕阳西下,沉醉不知归路。随行女同事不免害怕,大声呼唤以壮行色。喊声引来一位正在山间劳作的老农,主动带我们下山。
一路指点迷途,说话逗趣。听闻我们前来收集民风民俗,便朗声讲起山上的故事。
“嵠山高,嵠山高,嵠山才到鹊山腰黄庭立道。”
“太平天国时,地方官员组织老百姓在山上垒起石围子防捻军,阻挡长毛子东进。”
“……这就是我的果园减脂叶。”他摘了几个孤零零挂在枝头、被霜打过的漏网苹果给我们品尝,是那么的甘甜可口。
……

相隔十年。此次,是应王格庄镇政府之邀,随烟台作协“乡村振兴采风团”前来采风。角色的转换丝毫改变不了我对王格庄的美好印象,且更加向往。
越野车直奔前柳林夼村。该村位于王格庄镇驻地西南,垛山西北,地处山丘。据传清初,王姓由观水镇缫丝夼迁此建村,因村前有柳树林,得名前柳林夼大久保嘉人。
村子四面环山。我们乘坐的中巴顺着一条狭窄却很平坦的小路蜿蜒前行。一路上,看到不少步行进村的游客。
小路的尽头,转过一个弯儿,面前竟豁然开朗。村口小广场搭建了戏台,到处是飘扬的彩旗和涌动的人潮,演员们身着各式演出服装严阵以待,精彩的节目即将登场。
深藏于心中的“王格庄印象”,在这里陡然间变得陌生,那曾经被我引以为念的幽僻山水换了崭新容颜。不禁留恋——那条石围子还会在吗?年复一年张向北,那无人采摘的野花已枯荣过多少回?
游离间,竟忽略了走上前来迎接我们的镇村干部。“你看,那就是我们的樱桃园。”村长指着远处墨绿色的山影,难掩心中的喜悦。于是,那星星点点、若隐若现的红樱桃开始挑衅起我的沉着与冷静。
我们一行婉拒了村长热情的陪同,自由地在村里信步,我们想更亲近地与它接触,端详它,抚摸它,闻嗅它,聆听它……
通往樱桃采摘园的山路上也是车水马龙,游人如织。庞大的游客车队把每一条上山的小路都堵了个水泄不通,所幸我们选择了步行。
人间四月芳菲尽,垛山脚下樱桃红。前柳林夼村依傍在垛山脚下,由于小盆地式的特殊地形,使得这里的樱桃与其他地方的樱桃有不可比拟之势,肉质细腻,甘甜爽口,特别是维生素A含量丰富。更因其樱桃种植历史达百年以上,而远近闻名。

我们沿着清澈的小河逆流而上。放眼远望,山峦起伏,林木苍翠。小路两边伸手可及的樱桃挂满枝枝条条,带着点点露珠,贝微微在朝阳的映射下,泛着金光,格外诱人。她们纷纷扬起绯红的脸庞,于微微的夏风里轻歌曼舞,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在山坡的一条岔路口,见到了正在等候我们的村民老王,身旁还摆着两筐樱桃。他成为山乡的又一风景,引来随行记者的一通“咔嚓”。
他面露倦意,满脸的皱纹如樱桃树皮般裂开,却分明是勤劳致富绽放的幸福之花,那样的灿烂。
他说和老伴早起抢摘樱桃,刚摘满了两大筐,闻讯有客人上山才匆匆下来迎接我们,一会儿还要到果品市场卖樱桃。言语中透着喜悦和急促。
继续沿着蜿蜒小路上行一里有余,便到了他的樱桃园。交待老伴热情招待我们之后,他立马下山送货去了。风行般的脚步瞬间被绿色湮没,消失在山路尽头。
沐着初夏的清风,在绿叶的掩映下徐佳袭香,美女作家们纷纷伸出纤纤玉手,寻找最中意的樱桃。鲜红的樱桃,莹润的嘴唇吹弹可破,愈发诱人。樱桃佳人相留醉,不顾清风艳羡声。我想,这样的景色任凭和圣柳下惠也难挡醉意。
再一看巴德维疗法,沉醉其中的佳人们,此时举止更是千姿百态了。有弯腰躬身的,有挺胸翘臀的,甚至有胆大的竟踩了梯子攀摘高处的。毋庸置疑,这些“失态”流露出的是再自然不过的快乐了。
同行的几位男作家绅士般优雅地采摘着,但那溢在眼角的笑,那垂涎欲滴的表情,分明又将心中的觊觎泄露无疑。
此刻有微距镜头取景。在金色的光晕里,果和叶的脉络映衬的无比清明、生机盎然。触电般,叶脉文脉一脉相承的感悟在脑海中顷刻间蔓延开来ca1837,直至心灵深处最柔软的角落。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和它们紧紧相连,感受着同样的呼吸和兴奋。
不禁感叹,红色是樱桃的面颊,樱桃是樱桃树的脸蛋,樱桃树是前柳林夼的一面旗帜,是垛山飘舞的红云,是王格庄绽放的笑脸。我仿佛看到王格庄的樱桃正扬起她的旗帜,向外界展示她成熟的身姿,妖娆的风情……

穿游其中,看着尽兴采摘的佳人才子,我的内心充盈着比收获樱桃更甚的喜悦。樱桃味美,樱桃为媒,樱桃红了的时候,正是好友相聚、开怀畅谈的日子。是的,每年这仅一次的花期与果期,都是天赐的机缘。
在这里,可涤净的不仅是铅华,还有沉重,以及心中那份时常萦绕的迷茫与困惑。
当你走进她,她会用一种朴素清雅的乡音和缤纷纯正的色彩,将你与城市隔开,与喧嚣隔离,与所有的烦恼与不开心划清界限。是的,一旦走进她浙江豪车吧,你会忘掉一切,甚至忘了你自己。因为此时,你已然成为一棵会走动的树,一颗会闪光的果,一朵美丽的小花,一脉清澈的溪水!
若没有你,她会孤单,尽管风声响起曹县房产网,大气磅礴。若没有她,你同样会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怅怅然不知置身何处,该去往何方。
如果说十年前的王格庄给我的印象是阡陌纵横的自然之色,那么十年后的今天,当重新踏上这块魂牵梦绕的土地时,我看到的是更加直观更加亲切的收获。这种亲切,不经意间衬托出城市的某种渺小和拘谨,以及那些让我们感觉到不太舒服的虚伪与假象。
午饭后,镇领导接待了我们一行,就该镇樱桃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文化方面的事务进行了座谈。
喜欢这种放松和叙旧的交流方式,彼此间的友情也越结越实。从大家脸上那轻松自在毫无掩饰的纯真笑容里,你可以看到此刻张辛怡,他们完全卸下了职场中的包袱和压力,丢掉了心机与不快乐,忘记了烦恼与忧愁,全身心地融入到这温煦的阳光里、这澄澈的碧天上、这红花绿树的怀抱中,那份久违的轻松,那份舒畅的呼吸,那份久久不愿离去的依恋。
禁锢于城市楼林里的我们,实在需要这样一份与大自然亲昵接触的空间。此刻,杜维屏与山风、与泥土真实的亲近,而文学又何尝不需要这样一份生命原动力的注入呢?正因如此才能推动我们创作出更多、更好、更加贴近百姓生活,弘扬社会主旋律的高质量文学作品,为乡村振兴助一份力,为文坛振兴添一道彩。
结束了一天紧张又充实的采风活动,带着依依不舍,人车渐行渐远,山脉层林也渐渐隐去,而口中樱桃的甜香却久久不曾散去。这个六月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六月,我突然看到今天摆在我眼前这张新的照片,名字叫——《幸福》。


作者简介:
孙珩滔,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梅水徽音。擅写民间文学、散文、杂文等,先后在报纸、杂志等媒体发表作品六十余篇。现为烟台市牟平区作家协会主席。
往期回顾
【作协动态】‖ 孙珩滔《“到人民中去” 烟台作家走进牟平区龙泉镇》
【牟平作家】‖ 王世川《华夏万年》
【牟平作家】‖ 付文海《知了声声叫夏天》
【蓓蕾园地】‖ 邹雨辰《原来,你就是财富》
【诗歌天地】‖ 林静《目送·五月》
【牟平作家】‖ 牟进军《龙军嫂抽烟之谜》
【牟平作家】‖ 于国南《爹 妈 老屋》
【牟平作家】‖ 闫成钧《滋润的小日子》
【牟平作家】‖ 《父亲,我想对您说》
【端午特辑】‖ 炎子《端午感怀》
【端午特辑】‖ 杨红涛《又是一个端午节 又是一年艾草飘香》
【走进王格庄】‖ 杨红涛《山林百果香,大美王格庄》
【走进王格庄】‖ 杨东《王格庄的樱桃红了》
【走进王格庄】‖ 杜广友《八犊夼的传说》
【牟平作家】‖ 孙美霞《养宠小记》
【名家名篇】‖ 贺宗仪《仰视吾师》(二篇)
【走进王格庄】‖ 付文海《 白云生处有人家》
【走进王格庄】‖ 林静《一路向南樱正红》
【走进王格庄】‖ 王玉娟《 布谷鸟唱起丁雅琦,红樱桃唤你》
【牟平作家】‖ 徐洪坤《爱的背影》
【牟平作家】‖ 刘甲凡《70年的守望》
【牟平作家】‖ 贺宝璇《八个苹果见真情》
【诗歌天地】‖ 夫唯《夏日断想》
【作协动态】‖ 烟台作家“乡村振兴”采风活动在牟平率先启动
【名家名篇】‖ 王秀梅《浮世光》
【牟平作家】‖ 王宏《忆学田先生》
【民间文学】‖ 宫建华《孔雀石的传说》
【牟平作家】‖ 姜美玲《赋二篇》
【牟平作家】‖ 曲培锡《炼》
主 管:中共烟台市牟平区委宣传部
烟台市牟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办:烟台市牟平区作家协会
编委会主任:李 波 纪风宏
副 主 任:王 伟 张海庭
顾 问:牟进军 焦红军 高承柱
编 委:(按姓氏笔画为序)
于玮玮 孙珩滔 杜广友 杨红涛
姜美玲 宫建华 徐洪坤
主 编:孙珩滔
副主编:林 静
微信公众号:牟平区作家协会
投稿邮箱:
mupingzuojiaxiehui@163.com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更新日期: 2017年10月15日
文章链接: 10118.html